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ellow swallow 绿野

既然无法因尘世的沧桑而淡漠。就让回忆时那满足的微笑,成为美丽的忧伤。

 
 
 

日志

 
 

那个年代 那些人 那些事(一)【原创】  

2009-08-18 00:49:52|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个年代  那些人  那些事(一)


记忆的小舟,停泊在一个个小小的港湾,即使风平浪静,仍旧在水中飘摇着、起伏着,有时也会与海水撞击出浪花。我思绪的小舟也高高低低地漂泊,漫无边际地搜寻那些沉入海底的泥沙,亦或是翻滚的浪花…….


 


在导航员的引领下,让我回到那个动荡无序的年代。


像大多数与我年龄相仿的人一样,手捧红宝书,献身农村干革命,在广阔天地里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不知为何,一点也没有知青作家张抗抗、沙叶辛那种高歌猛进的情怀?不仅我没有,就连整个知青点的学生好像都没有。这一群人,是一心只读圣贤书,两耳不闻窗外事的书呆子。巴望着改造过后,回城继续学习,考大学,搞科研,当教授。大家凭良心干活,他们是一群不食人间烟火的另类人。


人以群分,物以类聚。这十几个学生里面,没有一个共青团员,没有一个出身红五类。因而,也没有谁打谁的小报告,也没有人整人的特殊喜好。大家在政治上纯净得像一张白纸。可以在上面写字,也可以画画。没有人因为入团的问题发愁,倒是有人因为失恋而自杀。更有甚者,为了知青点的利益,在与当地农民的争斗中,毫无惧色地献出年轻的生命。


大  宝


大宝,是知青点里年龄较小的男生。他的父亲早年在国民党执政时当过警察,虽然没有命案,但是仍旧作为历史反革命,被关在监狱。大宝一直靠母亲扫大街、捡破烂维持生活。文革中其父亲的问题被揭露,大家才得知大宝的生活窘况。虽然他属于社会的最低层,但是在伙伴儿的眼中,大宝是个风度翩翩的一介书生。男性中大宝是帅气的、深沉的,也是女孩子们感到惹眼的。然而因为他父亲的历史问题,女孩子们也仅仅只是在眼睛上多下一些功夫而已。


收工后,大家好像散了骨头架子,孤男寡女们横七竖八地躺在同一张土炕上,眼睛直勾勾地望着从漆黑的房梁上,挂下来的蜘蛛网,有的人或者闭着双眼像只病狗一样喘息着。


让人感到奇怪的是,那个年代一群十七、八岁离开父母管教的花季男女,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竟然没有发生诸如当今的“俯卧撑”、“摸奶门”、“拍照门”事件,也算是一个奇迹了。


 


这时,有人提议说:“大宝,拉一段《莫斯科郊外的晚上》。”于是,众人懒洋洋的异口同声:“宝儿,就这么着…..。”


大宝拉小提琴非常了得,据说他的父亲也是一个多才多艺的人,解放前只是为了生计入错了行。


大宝从土炕上爬起来,抖了一下身上的灰尘。开始拉琴。


他从不拒绝别人的要求,即使再累他都会认真地为大家拉琴。这是他绅士风度的表现。琴声引来不少村民。大宝沉浸在音乐中,土炕上的人听得昏昏欲睡,乡亲们越聚越多,投来很多羡慕的眼光。


大宝平时几乎不说话,他的情感完全从他的指尖上流淌出来。


要不是有人忍受不了饥饿,出来叫停。大宝真的会一直拉下去……。


这样一个热爱音乐的男孩,谁也不了解他的内心的苦闷。只有提琴伴着他。


终于有一天,大宝的眼睛不再清澈、不再单纯地看他的琴弦了。他爬到正在沉睡的同伴们的面前,用一双疑惑又迷蒙的眼神,打量着伙伴们,亲吻着他们的面颊,嘴里喃喃地说:“我要,我要……”被惊醒的同伴们,惊恐地看着他,大声喊他的名字,他只是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不停地说“我要……我要…..”


有人说大宝魔障了,快送到医院去。三、四个男孩到生产队套车,剩下三、四个男孩,替大宝收拾行李。马车在夜色蒙蒙中带着大宝进城看病去了,两天后男孩子们回来了,说:“大宝住进了精神病医院”,患的是青春型妄想症。


此后,再也没有听到大宝给我们拉“莫斯科郊外的晚上”。


一年后,我被抽调回城在公交公司上班。一天,当车刚刚启动,突然从车下蹿上来一个瘦瘦高高的男生,我一看竟然是大宝。急忙奔过去,大宝也认出我来。慌忙把手里的纸包递给我,说:“我也工作了,这是我用赚来的钱买的,你尝尝。”


我一看是一小串葡萄,不管它脏不脏,摘下一个就往嘴里放。大宝继续说:“我帮妈扫大街,是我妈发给我的工资。”


我听到后流着泪想:这是和我同一战壕的战友吗?这是那个和我一起战天斗地的大宝吗?那个会拉小提琴的大宝呢?大宝,怎么会成这样子?大宝,我不要,我不要……吃你的葡萄,不要看到你这个样子。大宝,我不要……


看到昔日的战友,我的眼流泪,心流血。


咪 咪


咪咪比较要强,是那种城府很深、不动声色的女孩。文革之前,只听说,咪咪的爸爸在省委工作。也的确看到咪咪经常从省委家属大院出出进进,大家一直以为咪咪是高干子女,咪咪在生产队上比较露脸,也像他爸爸一样享受“干部待遇”,她可以到工作组参加学习,或者到大队开会。总之,她以这种名义逃避艰苦的体力劳动,令大家极为羡慕。每当大队挑选她去参加各项活动时,咪咪总能沉住气,不动声色地谦虚地应允下来。


这时,我们中不知是谁唱“天大地大,不如党的恩情大;千好万好,不如有个高干爸爸好。”


只见咪咪的脸从头红到颈子。咪咪一出门,女孩子七嘴八舌地议论说:找对象一定找个出身好的,最好找个讨饭的。再也不要当小业主、资本家的后代了。男生们说:你们女生还有转机,我们只能一辈子戴着狗崽子的帽子了。


不久,听说大队要派咪咪去外调,调查我们这些知识青年的家庭出身和政治背景。咪咪这次说,不想离开这个集体,要与我们一起参加劳动。


大家伙儿说她是标准的傻帽儿,绝不是冒牌货,到嘴的肥肉不吃。真是傻到家了。结果大队派了另一个同学去外调。


这期间,咪咪病倒了,吃不下饭,睡不好觉,坐卧不安。


两个星期以后,外调人员回来,说我们这个青年点全是“黑帮崽子”。


我们反驳说,咪咪的爸爸是革命干部,话刚一出口,对方就说:什么革命干部?明明是个坏分子。


原来,咪咪的爸爸曾经是个政府职员,但是当时他爸爸谈恋爱的时候有异常举动,致使女方未婚先孕。结果咪咪爸爸获得降职降薪不说,被定为:玩弄妇女的坏分子。


咪咪听说后,一连几天不吃不喝。一天,我们下工回来,不见了咪咪,后来,听说咪咪在菜窖中结束了自己的年轻的生命。代价实在太大了。


菜窖,用它来贮藏蔬菜,它能延长蔬菜的青春。它却不能制止一个知识青年年轻生命的离弃。


噢,可悲的菜窖,就这样被人遗弃了,没有人再想起它来。


                                 (未完待续)


                        yellow 于2009.8.17凌晨3:20

  评论这张
 
阅读(265)| 评论(2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