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ellow swallow 绿野

既然无法因尘世的沧桑而淡漠。就让回忆时那满足的微笑,成为美丽的忧伤。

 
 
 

日志

 
 

婚姻男女(二)【原创】  

2009-06-16 04:58:3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婚姻男女(二)【原创】 - yellowswan - yellowswan  之梦

 

 孤独者前言

曾经有一段时间,心情低落,甚至懒得拉开窗帘,看窗外的阳光,因此,也忘了去看看,窗台上每天都要喝水的那些花儿。总算有一天,度过了低潮,同时也想起了那些美丽的花儿。

天啊,可怜的花儿,它还活着吗?战战兢兢地拉开窗帘,却见那些花儿迎风摇曳,花颜可掬。

原来,在过去这段日子里,虽然忘了给花浇水,天父却没有忘记以雨露眷顾它呢。

许多事情,悄悄地在你的视线之外进行,而且悄悄地安排了它们。

天生万物,地养万物,一切无须担心哦。

 

第二部

 含泪走上法庭

 认识这对夫妻已经很久,起码有二十几年了。两年前先生去世以后,女人到我家帮工。她男人说:“跟姐在一起,还能穿几件好衣服。”言外之意,是让女人学着打扮得漂亮一点儿。

可见那男人喜欢女人打扮的漂亮可人,这不是件坏事。可怜那女人是个不开窍的榆木疙瘩,一颗忠心完全放在先生身上,自己倒像是男人的老大姐、老保姆。

 

这要从我们的相识说起。听说宿舍大院有一对夫妻也是从北方来的,出于礼貌我去拜访了这对老乡夫妻。

那女人看到陌生人到家里来,瞪着一双吃惊的大眼睛,不停地询问:“你找谁?你是他什么人?你们怎么认识的?…….”我被这一系列竹筒倒豆子似的问话,搞得哑口无言。一番古道热肠,迎来的是冷漠极致的盘问。是啊,是俺自做多情、自讨没趣。正要打道回府,看到那男人笑脸相迎,从屋里出来,说:“你啰嗦啥,还不赶快让客人进屋。”总算替俺解了围。

俺自报家门,说:“我是从某市新调来的,听说你们也是某市的,来认个老乡。”只见那女人一双疑惑的眼睛,正咕噜噜地乱转。俺遇上这样一双眼睛,即使不做亏心事,也觉得心里发毛。心想:“这是防小偷呢?!”顺着俺非正常的思维方式,也用眼睛的余光,迅速地扫了一下屋子里的情况,结果令俺心寒。家里脏、乱、差不去说它,连一样看得上眼的家什都没有。“你那双不怀好意的眼睛,在提防什么呀?”俺心里在想。

我速战速决地结束了访问,回家的路上好一顿恶心。

 

一天,上街回来,巧遇到那双滴溜溜乱转的眼睛。当我们四目相对,她竟然亲切地叫我一声“姐”。我心软到忘记了那天的目光和审讯。

以后,我懂得了,这样的盘问和如此敏锐的防御目光,对女人来说,是一种保护家庭的方法。他们的家庭在女人的护卫中,安稳地度过了七年。又拳脚相加了三年。我这个当姐的不能不管,谁让我自动找上门认老乡呢?

 

那一年,母亲刚好迁居到我处。我在洗澡间,母亲在外面廊上乘凉。夫妻俩的孩子边跑边喊:“姨姨,不好了,我妈快被我爸打死了,你快去拉架吧!”

我急忙穿好衣服,与母亲同去。

夫妻二人战犹酣。女的被打倒在地,又被踏上一只脚,绝对翻不了身。我慌忙挺身而出,一幅视死如归的样子,参与到解放妇女的斗争中。

这时,俺娘威严地站在一旁,阻止我,问:“这女人是谁?”

我老老实实地回答说:“是男人的老婆。”

娘果断地走到男人面前,说:“这样吧,你索性把她打死算了。”

只听见那孩子大哭起来:“我要我妈妈,爸,别打死我妈……”

男人羞愧得低下了头。

我想:娘,你比我聪明。不费吹灰之力,成功解救了受苦受难的妇女同胞。

 

一晃十年过去了,我也荣幸地嫁给了我先生。这夫妻俩,显然叫俺老公“大姐夫”。都说人间冷漠,俺老公挺佩服俺们孤儿寡母在这对夫妻面前的威望。与他们热情握手称兄道弟。那男人成了俺儿子的舅舅,女人就是当然的阿姨。

一天夜里,突然门铃大作,全家人都还在梦中。俺是夜猫子,在点灯熬夜地写文章、备课。

打开门一看,是那眼睛咕噜乱转的老乡妹子。

她哭天抹泪地说:“姐,出大事了,那老犊子男人要和我离婚,看,这是法院传票。这可咋办哦555 555……。”

我一看,果真是法院传票。起诉书上写着:…….脏、乱、差,不守妇道;脾气火爆,开口骂人;经常口臭,无法忍耐;哭不像哭,笑不像笑,令人莫名其妙……

俺看完诉状以后,比他还莫明奇妙。俺叫醒沉睡中的老公,他极不耐烦的决定:睡醒觉后,找个律师咨询一下。看起来,老公也比俺聪明。

 

从不食言的先生果真找到他的律师朋友,一场官司下来,那男人输了个落花流水。法院判决:不予离婚。夫妻俩貌合神离地又在一起生活了十年。

女人仍旧像一个大妈,关心备至地照顾男人,那男人身着牛仔裤,头戴巴拿马帽,托米黑哥T恤,潇洒地学会了跳各种舞步,并且微笑得更加让女士们昏迷。

那女人也许她的经历不够长,也够不上复杂,她没有被丈夫熏陶的赋予色彩。因此,没有这种足以吸引男士的气质。

他望着她,不动声色地摇了摇头,漂亮女人他见过。

他想:和她一样能干的女人,今后一定还能找到。两个人的世界,真正重要的是从生活中来的理解和同时发出的激情,是能感动的细微的心灵感应。而这个女人,缺少的正是如此。

 

距离上一次的法院判决将近十年了。男人终于再一次提交离婚诉讼,那法院传票曲折地传到我的手中时,我留下了思念而又无助的泪水。

“这次,俺帮不上你的忙了,你大姐夫不在,俺两眼摸黑,你好自为之吧。”猛地想起,我的博友中有律师朋友,来不及流泪,急忙打电话联系。律师朋友热情而友好地接待了那个不幸的女人。

 

第二天,夫妻俩一同来到我家,说是来看看我这个姐。我问那男人:“不能不离吗?你们两个都是我的亲人,我不想让你们分开……”

接下来就是一片稀里哗啦地流水声,三个人各怀心思地放开心灵的闸门,让泪水尽情地流淌……那男人的声音盖过了电脑里传出的音乐声……

 

明天,他们带着未干的泪水,即将步入法庭……

 

                                  Yellow写于2009.6.16清晨4:20

  评论这张
 
阅读(237)| 评论(18)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