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ellow swallow 绿野

既然无法因尘世的沧桑而淡漠。就让回忆时那满足的微笑,成为美丽的忧伤。

 
 
 

日志

 
 

一个未必不真实的故事(十二)【原创】  

2009-04-07 13:33:41|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未必不真实的故事

连载十二

一个美人的突然造访,给这个村庄带来不小的震动。引来很多人的探寻和驻足,这里由于山水的阻隔,既给山村带来幽静,又使它闭塞。所以,谁家来客,谁家鸡狗产仔,众人无不知晓。

清晨,我和黎黎到集市买菜,热情的人们向我们投来关注的目光,我们也会微笑着,友好的回报他们的关心。

山村中那些充足的阳光、热情的笑脸、无限的关注,大自然的美景,这些都像甘露,滋润着我们的心田。我看到黎黎长长地睫毛下,流露出幽静安详的目光。

一个月的假期很快在不知不觉中度过,我和黎黎就要离开这个给我们带来愉快,又令我们难忘的小山村。我们再一次游览这里的山水,几乎寻遍了每一个角落。我突然想到杜甫的佳句“绝代有佳人,幽居在空谷”,我与黎黎真是过了一段神仙般的日子。日日南北东西,观赏大自然的美景,以无限的喜悦感激上天的赏赐。

 

我的假期就这样匆匆过去了。终于到了我们离别山村的日子。黎黎目前还不能与我一同回去,她仍旧担心大暐再次找到她。那一记响亮的耳光,让黎黎铭记在心里了。

其实,哪个女人不希望得到爱与被爱呢?只是大暐的爱太令人窒息,而他的家人又不断地在两人之间制造隔阂,导致他们最终分崩离析。

黎黎之所以成为我的闺房密友,还有一个重要原因,那就是我们各自都开诚布公地坦陈我们的观点。对婚姻、对男友的看法,以及我们的生活准则。对这些,我们的观点几乎毫无二致。

那时,我们对婚姻的期待,不是高楼大厦,不是精美的食品,也不是时尚的服饰。只是要求对方是一个勤劳质朴的大活人而已。希望对方不要太粗鲁,不要动辄谩骂、出口不逊,当然有情调是最好不过的。但是,那个时代情调已被列入资产阶级的范畴之中。这种对恋人的向往已经属于一种奢望了。而黎黎在得到爱情的同时,也获得了她极不想要的东西。她不可能只选择其中的一个而抛弃另一个,她只能同时丢弃它们。这是黎黎与我在小山村分开的前一夜,我们又一次的悄悄话。

第二天,黎黎决定到另一个城市,而我独自踏上北去的列车回到家中。

这个城市与小山村比起来,显得及其喧闹,而且充满了险恶。

母亲告诉我,晚上下班一个人走夜路,一定要注意安全。她听说最近女孩子常遭遇不测,尤其是对于那些相貌较好的女孩更加危险。我只当母亲的话是危言耸听,是吃了胡萝卜瞎操心,一笑而过。

上班了,跟学生们在一起共同探讨高等数学、微积分。有时,也和他们探讨人生。班上的这些学生,大部分是从优秀的青年工人中选拔出来的,他们积极上进,年龄上和我相差无几,有的甚至比我稍长,我们师生相处的十分和谐。他们也告诉我,社会近来不安宁。我开始感到,这绝不是母亲的猜忌和胡萝卜的问题了。

走夜路是必然的。因为学校规定,当天有课的老师,晚上要来给学生上辅导课,因为文革中大部分学生荒废了学业,他们的基础较差,只能让老师们费心了。

每当晚自习下课,学生们会很体贴的选派一名男生护送我回家,可见当时的不安情绪,已经波及到大家的每一根神经。

有时我也会一个人回家。这时我将一根两尺长的扳道棍(很粗的铁棍),放进袖笼里,用来对付那个道听途说的牛鬼蛇神,以防不测。

一次,母亲看到我从袖洞里拿出这根铁棒,她惊奇地问:“你这是做什么?”我告诉母亲:“这是我防身用的武器呀。”

母亲说:“算了吧,你拿这个东西防身,倒不如说你为凶手准备了凶器。”

我说:“我倒真想见识见识这个恶棍,到底是何等人士。别不是你们空穴来风。”

母亲说:“但愿是空穴来风。”

但是,毕竟此间经常听到有良家美女子遭到性侵犯,甚至更严重的消息。一时间人人自危。……我也宁可信其有了。不过很侥幸的是,从来没有遇到不测。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39)| 评论(2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