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ellow swallow 绿野

既然无法因尘世的沧桑而淡漠。就让回忆时那满足的微笑,成为美丽的忧伤。

 
 
 

日志

 
 

一个未必不真实的故事(二一)【原创】  

2009-04-25 13:32:09|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未必不真实的故事

连载二十一

有人这样说:人生是一条有无限岔口的漫漫长路,永远在不停地做选择。

在那个年代,尽管我经历过文革的洗礼,经历了与农民兄弟战天斗地的农村生活,现在又与工人同志工作在一起,快乐在一起,目前又是三尺讲台的占有者。

比起那些仍旧在农村参加劳动的知青,我已经够幸运了。但在我的思想上,感到这远不是我要的生活。

我问自己:究竟想要什么?回答是:永久的美好。

在一个人的空间,养成幻想的习惯。而这幻想足以弥补我以往孤独、寂寞的种种损失。都说蹉跎岁月让我们匆匆失去了美好的青春。然而,我却有另一番感受。有书籍陪伴,我永远都不会觉得空虚。

我早已养成与文字说话的爱好,我喜爱这样的时刻,一个人的思想在自由的空间不断地遨游,不断地畅想。那思想升腾的越来越高,越来越广阔。我希望过一种自己想要的生活,而不是强加给我的;我想要一份自己喜欢的工作,而不是别人安排的。

这时电影厂的朋友告诉我,很快就要考试了。我想,尽管黎黎不看好我去电影厂的前景,但是我仍旧要试一试。对,破釜沉舟,就在此举。

经朋友的引荐,我被带到厂子里。朋友找到译制片室说明了来意,接待我们的人要我先读一段报纸。可以说那是我有生以来,发挥得最糟糕的一次,报纸上那些生硬的政治词语,我简直没有办法用我的声音来表达。不过,他们对我好像很感兴趣,说我声音圆润、有亮度、吐字清晰,如果嗓子保护得好,六十岁还可以演绎童声。我难以想象等到我六十岁的时候,是不是还会保持这样的声音。

离正式考试还有一段时间,我找来很多资料,按照上面的要求,我逐字逐句的照葫芦画瓢,一个人在家闭门造车。

每天练声、朗诵,装腔作势的说话,活像一个疯子。母亲是我的第一个听众,她坐在椅子上眯起双眼,听我“声情并茂”的朗诵。然后说,我是家里孩子当中,最没有艺术天分的。这令我好失落,但是却没有挫败我的好胜心。我一心想要抓住任何机会寻找我最想得到的东西。

 

考试那天,黎黎陪我一同去,遗憾的是考官并没有注意到黎黎。因为那里漂亮的女人太多了,像我这样其貌不扬的人,倒是不多见。大概正因为如此,才使我在众多的考生中脱颖而出。恰恰应验了那句:丑到极致便显得美妙了。本来嘛,译制人员根本不需要长相。需要的只是他们的一张嘴和长在嘴巴里的舌头。

可能黎黎受到打击,回来后表现的极不开心。

在接下来等待发通知的日子里,我仍旧在三尺讲台上演算数学。

当一个人心情好的时候,并不会觉得有什么事情会使你特别厌烦。这几天,我几乎觉得那些枯燥无味的、死气沉沉的数学式子,变得活泼起来。竟然在1+1中找到了灵感。

我说:数学像一张寡妇的面孔,永远苦巴巴的没有笑容。

黎黎说:“幸亏数学是一个没有生命的东西,它要是像狗或者是猫咪,你还不知道要怎样挖苦它呢。”

我跟黎黎说,细细想来,我还要感谢数学。要不是学校需要数学教员,我现在还会和黎黎在一起跑车,仍旧会被乘客挤下车来,跟着车在地上跑。那一幕是令人啼笑皆非的。说到这,我和黎黎笑成一团。

黎黎说:“还不赶快谢谢它。一天到晚被你骂得狗血喷头的数学,到底是哪儿得罪了你?为什么呀?说说看嘛。”(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032)| 评论(16)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