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ellow swallow 绿野

既然无法因尘世的沧桑而淡漠。就让回忆时那满足的微笑,成为美丽的忧伤。

 
 
 

日志

 
 

一个未必不真实的故事(九)【原创】  

2009-04-01 01:13:06|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未必不真实的故事

连载九

 人是动物,女人是愚蠢的动物。

当爱情降临的时候,女人会不计后果,全身心投入其中。当爱已经离去,旧情依旧会让女人用身体抵挡机关枪的扫射,毫不在意自己千疮百孔和遍体鳞伤,来保护曾经的负心人。女人竟是这样的痴情,以至于到作践自己的地步。

悲哀的女人,为什么这样痴情?

漆黑的夜晚,伸手不见五指,万籁俱寂。空气好像停止移动,死一般的寂静。

副市长家阴暗的地下室里浓烈的乙醇和腐烂的霉味混杂在一起令人窒息。黎黎和大暐就住在这里。

黎黎望着这些几个月前为结婚置办的家具,感慨万千。这哪里是一对恋人的生活?简直是在地狱里受煎熬。消磨青春,失去年华,谁来补偿?这样的日子还要继续下去吗?

结婚的床仍旧摆在暗室的角落里,恐怕永不会再见天日了。它不会被移到充满阳光的房间,只会悄无声息地安放在这里。可它是黎黎和大暐婚姻的证物。虽然黎黎经历过同样的生活,可那是被逼迫、被蹂躏的感受。而现在这张宽大的床有非同寻常的意义,那是承载着黎黎和大暐共同拥有的甜蜜生活。是有象征意义的、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黎黎预感到,这将是他们的最后一夜,属于他们的日子已经完结了。她一言不发,为大暐脱掉外衣……那含情脉脉的双眼不曾离开过大暐的面颊。

大暐醉醺醺地说:“黎黎,你是个好女人,我不会丢弃你……”

这对黎黎来说,已经不是新鲜话了,这种陈词滥调像老太太皱褶的面孔不会令任何人心动。

表面上是甜言蜜语,私底下是无法抗争的妥协和日日的酒醉人生。

黎黎心中呼喊:“这就是我的生活吗?天啊,为什么要我再一次落入不幸……!”

那一夜,黎黎用最后的温柔,留下她给大暐永久的诚挚的馈赠……。

 

黎黎没有搬回我家,而是去了单位的集体宿舍。那个宿舍有我的一个床位,黎黎就在那里安顿下来。

黎黎的出走令大暐惊恐。一连几天,大暐几乎在整个城市找了个遍。黎黎托人悄悄的捎信给我:“姐姐,我逃离樊笼住在你的寝室里。我怕......”

我知道黎黎有难了,急忙赶到宿舍,看到她时,这个曾经美艳无比的女子早已吓破了胆。她失去往日一切的光华,变得气息奄奄了。

黎黎一见到我,就对我说:“姐姐,我怕…..大暐什么事都做得出来,他……”

我对黎黎说:“不要怕,新社会,什么都可以解决的。要相信组织,相信党。”我毫不怀疑法律的公平公正。

黎黎一听,疑惑地对我说:“要是组织能解决,我们早就结婚了。我们登记结婚,他们找各种借口,不给登记。”

我问:“为什么不给登记?”

黎黎说:“不知道。他们就是不给登记。否则,我这千疮百孔的烂人,怎么会冒着风险离开大暐。”

原来,黎黎的出走,也是被逼无奈。她并不想离开大暐。可是不离开,又怎么办?非法同居将受到法律制裁。

接着,黎黎又告诉我:在大暐与父母对峙期间,由于父母坚决反对他们的婚事,大暐在父母和黎黎面前,曾经亲手将点燃的香烟,烫伤自己的手臂。他的父母仍旧不被感动,而大暐用接二连三的烧伤自己,以此来挑战他的父母亲,这对老人根本不为所动。

TMD,这里没有亲情,更不是革命的英雄主义。这是人类的残忍和野蛮。

我问黎黎:“今后,你有什么打算?就这样离开大暐?你舍得吗?”

黎黎说:“这不是明摆着吗?他们就是要让我出丑。他们连自己的儿子都不顾,还会管我的死活吗?”

听到黎黎的这些话,我觉得她的选择没有错。

中国的娜拉终于出走啦!

(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128)|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