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ellow swallow 绿野

既然无法因尘世的沧桑而淡漠。就让回忆时那满足的微笑,成为美丽的忧伤。

 
 
 

日志

 
 

一个未必不真实的故事(二)【原创】  

2009-03-22 16:39:54|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个未必不真实的故事(小说)

连载二 

 一天,黎黎带着一个男孩子回到家里。黎黎介绍说,他叫大暐。我打量这个叫大暐的男孩。他一付瘦削的面孔,肤色苍白,略带倦容,看上去不健康的样子。尤其那双大得出奇的眼睛,长在他的脸上,显得更像一只猫头鹰。他不停的吸烟,这与他的年龄及不相称。小伙子却有一份极好的工作,听他说在某研究所做检测员。那是我梦寐以求的单位,据说在里面工作的都是高学历的科研人员。当年,如果没有强大的后门和坚挺的学历,到这里工作,简直是做梦。

这次见面,大暐没有给我们留下好印象。

我对黎黎说:“大暐就像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面孔像猫头鹰,身体像木乃伊。小小的年纪,活像大烟鬼。”

黎黎说:“他坐公车时,我在当班,我们这样认识了。”我不赞成这样的男女交往,听上去有些不三不四。

我对黎黎说:“不要带陌生人到家里来。”

几天以后,大暐竟然自己找上门。我告诉他黎黎还没下班,大暐说他是来找我的,有话要跟我说。我让他坐下,大暐迫不及待的掏出香烟…..真是一杆老烟炝。

 

大暐的故事。

他有着良好的家世和背景,这在那个年代简直就是王公贵族,相当于进了红色保险箱,是非常让人羡慕的。

大暐的父母都是革命干部,父亲是我所在城市的副市长(革委会副主任),母亲也是一个局级干部。我暗自好笑,堂堂市长家的公子到我寒舍诉说革命家史,而我和他仅仅是一面之交。我脑子一个劲儿地揣摩:他到底要做什么?

大暐说了半天也不得要领,我听了半天,也没搞明白。我上了那股直肠子劲儿,不耐烦地说:“有话就直说,我脑子可不是花花肠子,没工夫跟你绕弯儿。”

大暐也充满江湖的味道:“我看上黎黎了。怎么样?老姐,帮帮忙。”

我吃惊地说:“你看上黎黎,跟我有什么关系?你跟黎黎自己说啊。”

我明确地向他表示,黎黎和我只是同事,我不喜欢在他们之间当电灯泡。

那个年代谈恋爱很私密,我没有经验,而且对男女之间的事情既羞涩又反感。便一口回绝了他。大暐倒没有表现出高干子弟不可一世的样子,反倒是我显得高高在上,冷漠无情。大暐垂头丧气无功而返。

此刻,我一个人陷入苦思冥想之中。我觉得黎黎背叛了我,内心一片荒凉。她怎么可以背着我偷偷的谈恋爱,难道我的真情还不能感化她吗?难道她以前的教训还不够深刻吗?我觉得我就要失去黎黎了……。

然而,我更觉得没有完成党交给的任务,辜负了领导的期望,这是令我十分伤心的事情。

我想,人大概都会好了伤疤忘了痛,才几天时间黎黎就和大暐打得火热了。

一天,黎黎告诉我说:“这些日子,给你们添麻烦了。”

我问:“怎么,准备离开这里,是吗?”她开始收拾自己的衣物。

我想,我们的友谊真脆弱,一个“猫头鹰”就俘获了黎黎的心。一丝凉风袭上心头。又一想,这对黎黎来说未必不是好事,攀上市长家的公子毕竟不容易,也许她今后的道路会顺畅一些。

我一边在宽慰着自己,想让自己释然。一边在为黎黎设想一段美丽情缘。可是内心得不到一点安慰,总是隐隐作痛。好像我也恋上了黎黎一样。

我问黎黎:“你住在哪儿?我可以去看你吗?”

黎黎头摇得像拨浪鼓,说:“我不知道,大暐没说,只是让我来收拾东西。”我一听急了:“这样不行,我要知道你住在哪里。你现在就叫大暐过来!”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狗咬耗子,多管闲事。

但是后来,我却是和他们站在一起,过了一段意想不到的既惊心动魄又欢快无拘的生活。(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613)| 评论(2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