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ellow swallow 绿野

既然无法因尘世的沧桑而淡漠。就让回忆时那满足的微笑,成为美丽的忧伤。

 
 
 

日志

 
 

【原创】我的故事(续集)  

2008-08-18 00:48:46|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文革爆发了学生们相应号召搞运动,热火朝天。我在学校却很少看到莹(那次跟莹跳舞以后,也不知为什么我不再喊她姐姐而是直呼她莹)。我也因为家庭出身不好被运动冷落。

 以后,我和莹变成彻底的逍遥派。自由自在无学可上,但还是想自学点知识。刚开始时自学不得要领,憋的没办法。莹是邻居里唯一的一个“大”学生,一直想去问她。也想借故再去看看她。但不好意思,也不敢去敲她家的门。

 有一次,碰巧看见她在走廊上站着休闲,我赶紧拿着课本恭恭敬敬地靠上前去,叫她“莹……姐姐”时,我仍旧很紧张,很慌乱。因为不知道将得到什么样的回应。没想到她还是那样热情,那样自然。给我讲的也很认真,让我茅塞顿开。莹对我的态度仍旧让我感到受宠若惊。同时,我又有些莫名的伤感。难道莹忘记了? 我们曾经那样的亲近过,我曾经拦着她的腰跳过舞!可是莹却好像不曾记起来。这真令我伤心。我不得不常常克制自己,不让自己的感情流露,这使我变得虚假,让我被那种虚假的冷漠无情而苦脑着。我深深的感到自己已丧失同龄人纯洁的温柔的眷恋。

 以后我就经常借口去找她。但每次找她都是她从家里出来在门外给我讲题。我很喜欢看她给我讲题时文静的神态,尤其是喜欢听她那略带南方口音的轻柔的声音。有时候为了让她多讲点什么,我想尽办法东问西问,拖延时间(反正那时她也逍遥在家)。

 有一次,我问她将来想做什么。她说,以前想做个教师。但现在,她看看我摇摇头说,还没想好。我知道她看到我爹妈被揪斗的场景。我看到她跟我谈到这些时,神态那样凄凉,感情那么悲伤。我明显感到她对我目前处境的同情和担忧,这样更让我怜惜她,崇敬她。

 渐渐地,我和她家里的人也慢慢熟悉了。终于有一天,在她家门口问她问题时,她妈妈让我们进到她们家里去说。我兴奋极了,还没见过上海人家里是什么样子呢!没等弯下腰去给我拿拖鞋的阿姨直起腰来,我已经甩掉自己的鞋子,纵身越过她,蹦到她们家里的一张大床的中央,四平八稳地落座在那儿。我的这一举动让她们家人大吃一惊,然后是捧腹大笑。

 后来她们告诉莫名奇妙的我说,是因为还没见过男孩子的行为像猴子一样。我倒觉得她们是少见多怪。

 对她们家里布置的第一个印象是很雅致,还有一点淡淡的芳香。在柜子旁挂着一只很大的乐器,莹告诉我那叫吉他。一见新鲜玩意儿心里就长草,避繁就简地问了几个问题后,我迫不及待地问莹会不会玩那个吉他。她告诉我玩不太好,但可以弹个简单的曲子让我听一听。从那个大吉他里拨出的曲子,音色真是好听极了。我问她那是什么歌,她告诉我那是首外国歌曲。聊的兴头上,她还让我看了她的那本“外国歌曲二百首”的小厚书。我问她都会唱吗,她说她会一些。我问她可不可以和她学两首,她告诉我说要小心。文革中唱这样的歌曲会招惹麻烦。

 后来她教了我几首,其中就有这首“美丽的哈瓦那”。除此之外,莹还借给我一些外国小说。其中令我难忘的是“牛虻”、“简爱”。

 这些好听的音乐和优秀的书籍,成了我和莹的情感联系的纽带。没想到音乐和书籍的魅力一直延绵至今,让我久久不能忘怀。
   
那一段时光是文革中仅有的一段风平浪静的美好时光,但很快就过去了。父母被隔离审查,我们兄妹三人被从原来住的房子里赶了出来,我和莹的来往中断了。

 后来我渐渐地变成了一个能打仗的“野孩子头”,有几次在马路上遇见莹,因为有哥们儿在身边,再加上自卑的心理,我极力装出不认识她。当我从莹身边经过的刹那间,我突然感到锥心刺痛,看到莹茫然的站在那里,她那怅然若失的样子至今留在我的记忆中……

 不久,莹相应号召下乡,她走的那天好热闹。工学院的解放牌汽车停在大街上,敲锣打鼓。街道居委会要求年轻人都去欢送。我和几个哥们站在远处,只见莹兴高采烈地和她未来集体户的同学们说笑着,胸前戴的大红花把她白净的脸映的红红的。

 我也看见了她的妈妈在远处悄悄地擦着泪。那时自觉经过无数次打架,有丰富“战斗”经验的我以为自己已经磨练的坚决、果断,一副钢筋铁骨。可是当我与莹的目光相遇时,我几乎要崩溃。心里想,莹啊莹,我们真的就这样分离了?我还没有告诉你,我的内心感受。你知道吗? 我曾经爱过你,现在也还爱着你,我要保护你。

 可是现在你却下乡插队去了,你这个会唱外国情歌的资产阶级小姐下乡能打得过谁呀?今后谁来保护你? 

看着载着莹远去的卡车,我心底涌起阵阵悲凉、遗憾……

多年以后,我也变成洋插队,插到美国。这段无疾而终的单相思一直伴随我,我曾在《岁月如歌》栏目中为怀念莹而撰写《莹姐姐》。直到去年的某一天,我突然收到版主的留言:莹姐姐在找寻你,请回信。地址:......

 我简直不敢相信萦绕在心间的梦中恋人,在分别近四十年后竟然在网络中找寻到!

 “莹姐姐,我的莹姐姐......” 我曾经千百次的呼唤你,你可曾听到?

莹姐姐......

注:本篇文字部分摘自于《××姐姐》一文 ,作者 百姓,表示感谢。

                                                                               2008.8.18

    
 
   
  评论这张
 
阅读(218)| 评论(13)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