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ellow swallow 绿野

既然无法因尘世的沧桑而淡漠。就让回忆时那满足的微笑,成为美丽的忧伤。

 
 
 

日志

 
 

兄 弟 姐 妹  

2008-03-24 07:29:43|  分类: 情感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很小的时候我就会唱《我的家庭真可爱》这首歌。这是遥远的记忆,歌词大概是“我的家庭真可爱,美丽清洁又安详,兄弟姐妹很和气,父亲母亲都健康。虽然没有好花园,牡丹月季常飘香,虽然没有大厅堂,冬天温暖夏天凉。可爱的家庭啊,我不能离开你,美满幸福万年长。”

好温馨的一支歌。至今只要唱这支歌,就会感到家庭的温暖,亲人之间的关怀。更会令我想起一家人生活在一起的场景。我们家人最多的时候有十几口人,外婆、我母亲和她的兄弟姐妹,大家住在同一个屋檐下,真是热闹非凡。外婆是这个家庭的总司令,她总是说一不二,没有人敢反驳她的意见。

家里人对于乐器几乎是无师自通。我们家经常在周六或周日的晚上,全家人出动把桌椅板凳搬到院子里,外婆坐在中央,她的儿女们围坐在她的四周。每人手里拿一件乐器,我外婆会吹箫,也会敲扬琴,母亲拉二胡,两个舅舅拉小提琴和手风琴,小姨和二舅舅吹口琴。大家坐下来,做演奏前的准备——校音,那声音永远是“都、叟、来、发”我把它称作“杀鸡杀鸭”。而邻居们听到这个声音,就会纷纷来到我家的院子里,人越聚越多,有两三个小孩子爬到院子里的梧桐树上,坐在树杈间,还有的人站在大门的台阶上,更有甚者,连院子的围墙上也坐满了人。这时,母亲会轻轻的推一推我,我高兴的跑到院子中央,大声喊“音乐会开始,第一支歌《我的家庭真可爱》”。

在戏剧学院教书的舅舅说,这种中西乐器混合演奏,可能我家是首创。那时经常演奏的中国歌曲有《老渔翁》、《小红了》、《我们都是神枪手》,乐曲有《旱天雷》、《步步高》、《良宵》(曲名记不太清楚了)。

母亲的兄弟姐妹们每个人弹奏不同的乐器,发出同一个音符,合成最动听的音乐,这需要大家的通力合作。兄弟姐妹之间相处的和谐才演奏出世上最优美的音乐来。

在外婆的“领导”下,母亲的兄弟姐妹们顽强、团结。他们共同走过苦难,又一起迎来光明。所以,这个家庭在不断地壮大。母亲和姨妈把她们的爱人(我的父亲和姨爹)引进这个家庭,而舅妈们也都随着舅舅融入我们的家庭。

我还记得全家人一起去看外国电影《静静的顿河》、《斯大林格勒保卫战》、《傲慢与偏见》。我们总是统一行动,邻居们特别惊讶,这个大家庭怎么会长久的生活在一起。其实奥秘就在于这个家庭的团结。而他们的链接是音乐,想不到音乐有这样大的凝聚力。

我记忆中有一首苏联歌曲,歌词是“听吧,战斗的号角发出警报,万众一心,保卫国家,我们再见了亲爱的妈妈,请你吻别你的儿子吧,再见了妈妈,别难过,莫悲伤,祝福我们一路平安吧。再见了,亲爱的故乡,胜利的星会照耀着我们,……”

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正值志愿军雄赳赳气昂昂跨过鸭绿江抗美援朝的年代,里弄里很多青年在听着这首歌,纷纷报名参加志愿军。有时,同一支歌全家人还会用不同的语言演唱。我也隐约记得《我的家庭真可爱》的英文歌词:

 

'Mid pleasures and palaces,

Tho' we may roam;

Be it ever so humble,

There's no place like home;

A charm from the skies

Seems to follow us there,

Which, seek through the world

Is ne'er met with elsewhere.

Home! Home! Sweet home!

There's no place like home!

Oh! there is no place like home!

用英文演唱也很受大家的欢迎。我想每次演奏会上都要唱这支歌,外婆的用意是显而易见的——我的家庭真可爱。

这些热闹的场面还在眼前,优美动听的旋律还在耳畔缭绕,家庭的温暖尚留存在心间,但不知何时这一切都不见了,消失了。并且“呼”的一下,亲人们也没有了,好像在这个世界上,只剩下了我自己。我常常叹息,人间亲情的重要和时间的宝贵。然而,它是让人无法把握的。只有当你一个人独处时,你才会对亲情的渴望。就是带着这样的心情,我来到主的面前。我要寻求一个新的家,那里有慈爱的父亲和众多的兄弟姐妹。大家坐在一起,唱歌、谈心,诉说知心的话语。我不要再离开大家,不要再一次经历失去亲人的痛苦,我不要再只身孤影的一个人,像大海中的一叶扁舟,经受着汹涌波涛的撞击。我历尽艰辛,疲惫不堪,终于找到这个平静的港湾,我想停下脚歇息了。

我找到了,找到了一个这样的家。它为我遮风避雨,担当苦难。那里“兄弟姐妹很和气”,天父很慈祥。

在这个大家庭里,我感到温暖,感到了爱意。我喜欢这种家的感觉,喜欢这些兄弟姊妹,我感受到了亲人般的呵护。

是j姐妹的带领让我第一次参加圣诞夜的聚会。场地是教会租用的,里面有山、有弯度极大的拱桥,还有训练用的器具。有人提议在开会前先参观一下周围的环境。我随着两个年龄较大的兄弟、姐妹来到训练场。哪知两位老人(他们比我年纪大一些)精神抖擞地先走上软桥,我只好硬着头皮跟着他们。两位老人看来很有兴致,又爬上了拱桥。他们轻松地跑下去。我胆子小,紧张地说“我害怕。”其中那个年龄更大一点的兄弟马上转过身跑上来,伸出手将我搀扶着走下桥。这个陌生人的友善给我留下了良好的印象。

三个老顽童爬上爬下地做起了年轻人的游戏,我们的双手沾满了桥上的油污和铁锈,每个人都高举着污秽的手,开心地笑起来。我想,大概他们和我一样回忆起童年的无忧无虑的时光吧。好像打了胜仗凯旋归来的战士,脸上呈现出得意的笑容。已经很久没有这样开怀地笑了。真的,很久了。

这些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回忆。我想,这次大概我是找到一个家了。

  评论这张
 
阅读(373)| 评论(1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