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ellow swallow 绿野

既然无法因尘世的沧桑而淡漠。就让回忆时那满足的微笑,成为美丽的忧伤。

 
 
 

日志

 
 

遭遇爱情  

2008-03-13 22:35:15|  分类: 小说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深夜,一阵突如其来的电话铃声将我吵醒,十分恼火,便一把抓起床头柜上的电话不耐烦地朝对方大喊:“快说,什么事?”只听到对方在号啕大哭,我一下子清醒了。还原了我的语气,柔声和气的问:“喂,哪位?请说话。”


她止住哭声嘟囔说:“是我呀,干吗那么凶。”她又哭起来。


“是菲了吗?哎呀,你现在能不能不哭呀!什么?遭遇爱情?好事呀!高兴还来不及呢,……”


我真服了她,这样的好事,她竟然用哭声来表达。她会哭是出了名的,早就家喻户晓了。八十年代初全国上下一窝蜂的看日本电视连续剧《血疑》,菲了从头哭到尾,看台湾电视剧《星星知我心》她也是一路哭着看完。我也不知道,菲了的情感怎么会这样脆弱。


她还在不停地哭泣。本来想,像菲了这个年纪的人谈一场恋爱,感情由大悲到大喜,这种情感的转换哭泣一场,也是常有的事儿,安慰安慰也就算了。哪知她没完没了的哭,肯定不是什么简单的“遭遇爱情”,瞧她的用词“遭遇爱情”,我好像明白了一点。我和菲了不是一时的交往,我和她几乎是一生一世的朋友加亲人,我对她是了解的。想到此,我只好极不情愿的从床上爬起来,草草地洗漱后,匆匆的赶往菲了家。


一路上披星载月天还没亮。来到菲了家只见菲了坐在沙发上,两眼哭得又红又肿,mp3的耳塞挂在胸前,菲了见到我又嘤嘤的哭起来。我搂着她轻轻地拍打着她的背,表示我对她的关爱。这时听到从菲了胸前的耳塞里传出王强的《秋天不再来》的歌声:


初秋的天冰冷的夜,回忆慢慢袭来


真心的爱就像落叶,为何却要分开


灰色的天独自彷徨,城市的老地方


真的孤单走过忧伤,心碎还要逞强


……


告诉你在每个想你的夜里,我哭得好无力


就让秋风带走我的思念,带走我的泪


我还一直静静守候在相约的地点


求求老天淋湿我的双眼,冰冻我的心


让我不再苦苦奢求你还回来我身边……。


一定是这首好听又伤感的歌,触动了菲了敏感的神经。可是她在电话里告诉我说她遭遇了爱情。有遭遇不幸,遭遇劫难,还没听说遭遇爱情。爱情原本甜蜜美好何来“遭遇”?真不明白菲了是不懂“遭遇”的含义?还是爱情遇到了不测?菲了更不是那种连修辞都不会使用的人,这让我感到一头的雾水,浑浑愕愕。


小耳塞里一直传出《秋天不回来》的歌。菲了哭累了渐渐睡去。我看着菲了瘦小的身躯,蜷曲在沙发里。她那双保养得细嫩而精致的手,叠放在胸前。睡梦中的她气息平稳,细眉时时微微皱起,好像有一种幽怨。突然怜悯之情袭上我的心头,这个娇娇小小的女子越是不幸,就越加让人怜爱。


我和菲了是大学的同学,又是无话不谈的好朋友。


当年菲了上大学,是单位推荐来的。她告诉我她并不愿意读这所大学,更不愿意学数学。可是没办法,当时只能服从组织分配。她还告诉我,当年她的舅舅被保送到中央美术学院,因为家人认为学美术是不务正业,所以不同意舅舅去美院上学。那一年,她舅舅按不服从组织分配处理,第二年才同意让她舅舅参加高考,考入上海华东师范大学。所以,她读数学也是赶鸭子上架,被逼无奈。那个年代,她能把这些私秘的话告诉我,难得啊。我们成了好朋友,知心的铁哥们儿。


开学几个月后,同学们都熟识了。菲了那种被逼无奈而学数学的愁容,也随着愉快的气氛消失了。人也变得精神气爽。她姿态闲雅,高贵,走起路来既轻快,又活泼,同学们公认她是一个迷人的、好心肠的姑娘。我甚至开始有些嫉妒她。


她的好心肠表现在,经常请班上的同学到她家开洋浑。菲了是带薪学习,所以每月都到单位领薪金。她领薪金的日子,就是大家开洋浑的日子。那时大家的生活都不好过,菲了也只有三十几块钱的薪水,她的豪爽特令男同学惊奇。因为男生的食量大,他们常常是囊中羞涩。所以,有几个男同学声称布下天罗地网,也要把菲了追到手。我善意提醒菲了,菲了说:“干嘛这么紧张?我又不傻。”她接着告诉我说,她不想跟本班男生交朋友。我问她为什么,她说她今后要找一个高学历、高水平、高个子的“三高”男人。我笑她“三高”不切合实际。她反问我:“为什么?”


我说:“何谓高学历?大学学历就是高学历,再高还能高过大学吗?”


菲了说:“这你就不懂了吧?留学生就比大学学历还高。”


“那高水平是什么意思?”我问她。


“嘿,爬到电线杆子上挂个水瓶不就是高水平了?”菲了跟我开起玩笑来。我知道她在掩饰着什么。


我仍旧继续追问菲了“三高”中的第三“高”:“还有高个子呢!”我说。


菲了打哈哈的说:“为改换门庭呗!瞧我这一代袖珍,再不改换门庭,真要恶性循环了。”菲了真是既幽默又诙谐,从不掩盖自己的弱点。这一点令人欣赏她、敬佩她。


她的好心肠还在于她助人为乐,竟然帮班上的同学写家书、情书。


又过了些时日,菲了的优势在班上渐渐的显现出来。学校开展文体活动,一些写写画画的工作菲了作起来得心应手,而我们对这些文字工作感到颇为棘手。她编个小话剧,写篇相声、小品,都不在话下。于是有的同学的书信也请菲了代劳。


记得班上有个叫颖的女同学,只有小学四年级的文化。但在无序的年代她也靠着一手老茧上了大学。可惜的是她事事要靠着菲了,家书要菲了帮忙写,情书也要菲了帮助,否则,一篇书信写下来,要有70%的字不会写,好心肠的菲了有求必应。菲了代写情书之事一传十、十传百的在全年级传开来。


有些男生为了能与菲了交往,也别有用意叫菲了代写情书。菲了一旦发现,她就会坦率地对他们说:“别瞎打主意呀,浪费感情,得不偿失哦。”那善良的话语直沁人心田。有些男生背地议论说:“这个回绝,简直令人难舍难忘。”所以,在大学里菲了的绰号是“飞了的小安琪儿”。


时间久了,男同学感到把菲了追到手的确是无望的,他们知趣的纷纷退避三舍。但是,其中一个叫宏的男生,几乎没跟菲了有过任何接触。菲了曾经私下里跟我说:“我不知道宏为什么不理我?我有哪里得罪了他吗?”


我无意中说:“那个古怪的家伙,他不理的人多着呢!别在意。”


可是菲了说:“帮我问问他嘛,替我沟通一下嘛。”


我不假思索地回答:“问问他倒是可以。但是,如果他说他不愿意理你,怎么办?”


菲了瞪着迷茫的双眼,想了片刻,回答说:“那还是算了吧。”我看到菲了的脸色黯淡下来。这以后,菲了再也没提起过宏,直到大学毕业他们也没有来往。


我从其他同学那里听说菲了曾经有一个梦中情人,她从来没提起过这个梦中情人到底是谁。许多年以后,我在菲了的笔记本上看到扉页上写着“想问宏”,在好奇心的驱使下我翻开扉页。上面写着:


从没有对话,从没有双目对视,我却想与你交流。


想听你的声音,想看你的双眸,更想让你回回首。


没有道别的话语,没有柔情依依,就这样默默的离去。


望着你的背影,陌生又熟悉,真想问问你:“宏,我是否曾在你心里?”


……


读着这段深情的话语,我不禁感叹。菲了竟然用沉默守望她心中的爱情,这需要何等坚毅。菲了外表柔弱但内心却刚强。我心想:“傻菲,我对不起你。”当年我一句不经意的话,竟然让你失去一生的良缘。可是你为什么沉默?为什么如此懦弱?在爱情上,你一直处于被动。你说过“你喜欢被人爱。被爱的感觉真好”。可是,你的爱呢!你也要抒发自己的爱呀!为什么当你自己的爱稍有困惑,你就举步不前,你就惧怕起来?这不是你的性格。你是爽朗的、活泼的、善解人意的。不是吗?


菲了,我也佩服你具有超凡的预见能力。宏是我们同学中第一批博士生,同时也是第一批踏上北极的中国科学家。你的预见让我吃惊,你的懦怯更令我吃惊。当年如果你放开胆量去争取,他会是你的最佳人选,可是你放弃了,你龟缩了。你这个胆小鬼!我为你扼腕叹息!


唉,这历史的一页就让我们飞快的翻过去,迎来新的天地吧。


以后,听说你恋爱了,听说那小子也是个大学生,还听说你们有共同的爱好:喜欢英语,不乏浪漫,又住在同一条街上,也算是远邻,我真为你高兴。有一次,我们相遇,看到你满面春风,喜笑颜开的样子,我相信你真的遇到了知己。


我对你说:“早点给我生个胖妞妞。”


你骂我:“满嘴喷粪,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即使这样我也高兴,因为我那“飞了的安琪儿”终于有了归宿。


又过了一年,听说你出了车祸。


又听说,你和那小子展开文字争论,那气势不亚于当年的“九评苏共中央是共产主义还是修正主义”。听说那小子也算是一流写手,在信中竟然使用鲁迅的话“......煤油大王那会知道北京检煤渣老婆子身受的酸辛,饥区的灾民,大约总不去种兰花,像阔人的老太爷一样,贾府上的焦大,也不爱林妹妹的。”


菲了是个聪明过人的女孩儿, 这些话她能不明白吗?既然焦大不爱林妹妹,那就让焦大爱那个北京拣煤渣的老婆子去吧。菲了在爱情上的不卑不亢给女人争气。菲了说:“对这样的男人只能放开手,让他找自己的幸福。他会后悔的。”最终,你们分道扬镳。


菲了果真料事如神。因为任何一桩婚姻,只要加上政治色彩,变成为政治联姻,他决不会幸福。听说那小子的岳父大人是他的顶头上司。
      多年以后,听说虽然你们是两条平行线上奔驰的马,永不能相交,却以兄妹相称,可见菲了的宽容和大度。


然而情路漫漫何处是菲了的家?


你曾说:“中国人谈恋爱就像在地摊儿上买东西,挑挑拣拣。根本没有爱的痕迹,很伤害人的感情。”你受不了这样的“买卖婚姻”。


接下来,你郑重地向大家宣布你的爱情誓言:“只要有人爱我,向我求爱,我就嫁给他。”我真为你捏一把汗,你下的赌注太大,结婚可不是儿戏。


你说:“爱情的源泉枯竭了,爱情的路上走累了,爱情的游戏厌倦了。”这我理解。年轻人大概都有过类似的感觉。可是这年头,人心博古,可不能轻易相信他人哟!你常说:“通向地狱的道路是由善良的愿望铺成的。”这话千真万确。


真有你的,菲了。爱情誓言发表后不久,一个交通大学毕业的小厮,不久就赢的了你的芳心。我们希望他像我们一样爱你、欣赏你、呵护你,指望他像男人一样守护着你,让我的菲了愉快的生活。千万不要让我们的希望落空哦。菲了,愿意让我们良好的愿望伴随着你,直到永永远远。


 


在大学读书期间,有一桩事情我还记忆犹新。菲了,你还记得吗?你原单位的一位女同事打离婚官司,请你帮忙写答辩状。这事遭到全体同学一致反对:“打官司非同小可。再说你一个未婚小女生,帮妇女打离婚官司,不吉利呀。”菲了不听大家的劝解,有些一意孤行。说:“我不能回绝她。她没文化,自己又不会写。我怎么回绝她呢?不就是写写文章么?有什么大不了的?”于是一连几天在物理课上,她奋笔疾书。菲了不喜欢物理课,她总是在课堂上作其他事情。


有一天,菲了忧心忡忡地对我说:“我真不想再作这件事了。”


我问:“为什么?都写了那么多了,放弃多可惜呀!”


菲了说:“恶心人,看了诉状,今后连婚都不想结了。”


我又问:“为什么?”


她不耐烦的说:“恶心人、黄、无聊、狗男女!”


我不明白,当时菲了那么热衷地想帮助她,怎么一下子来了180度的大转弯。于是我说:“让我看看诉状。”


菲了大声地制止我,她几乎哭着喊:“不能看的!看了你就和我一样,完了!你懂吗?婚姻是人性最彻底的暴露!”


我还是心平气和地对她说:“不看也行。但是你既然帮了,就帮到底吧。”


我没料到,这桩事情给菲了带来了几乎是一生的不幸。


几天来,菲了沉默不语,好像整个换了一个人似的。她变得消沉,有时唉声叹气,几乎不与男生接触,并且用一种审视的目光对待一切。她除了上课就是写诉状,经常看到菲了用双手蒙着脸,一个人陷入沉思中。我试图打开她的心结,感到她在无形的抗拒着。看着她痛苦的、艰难的写那个鬼诉状,我恨不得将那个诉状撕个粉碎。


洋洋万言的诉状终于就要结束了,真不知道菲了怎么坚持写下来的。


当菲了在物理课上作最后的冲刺时,突然,被物理老师发现了。老师从容的走到菲了面前,不做声的看着菲了。起初菲了没有发现,因为她精力太集中了,一心想赶快结束这个令人不愉快的工作。


这时教室里一片静寂。气氛紧张得几乎随时都会爆发六级大地阵一般。当菲了写完最后一个字,画上句号,直起腰来终于长舒一口气:“嘘……。”只见菲了双手突然一下子捂住嘴巴,双眼呆滞地望着老师,绝对是受到惊吓,而变得痴呆的样子。老师却毫无表情地对菲了说:“写什么文件呢?长篇大论的,下课把文件带过来,让我也学习学习。”老师的话语里充满奚落和讽刺。


菲了仿佛一下子回过神来,只见她机警地对老师说:“不要吧,我的烂文章,老师肯定不喜欢看,我敢打赌。”


老师坚持要看“文件”:“再烂我也要看,”老师几乎在命令“下课把它代给我。”


僵持之中,下课铃声响起。菲了只好带着“文件”跟在老师的后面来到教研室。老师对菲了说:“早就发现你在搞小作坊,到底在写什么?情书吗?你们这些女生就是经不起男生的花言巧语。”


菲了一听,一下子放了120个心。她大喊冤枉:“哎哟,老师,我又不是小女孩,我是推干(当时对推荐上学的干部的简称)。怎么会轻信男生的花言巧语呢?”菲了补充说:“我知道,男人都……”话音未了,她突然闭上嘴。


老师问:“你说男人都怎么着?”


菲了说:“男人都不可靠?”她机灵地把肯定的句式,一下子转变成试探性地询问。


老师说:“话也不能一概而论。你到底在课堂上写些什么?我看看可以吗?”老师的话题又转向答辩状,这是菲了极不情愿谈及的。


菲了只好以实相告。但是她希望老师不要看内容,里面有精神污染的素材(那时,还没有保护个人隐私的律法)。她只是单纯的不想让老师知道男女之间的“不良交往”。其实,老师作为一个过来人又何尝不知道?


第二天,老师把答辩状还给菲了,对她说:“写得好,击中要害。被告能打赢这场官司。不过,……”老师停了一会儿,又接着对菲了善意的告诫说:“当心,你别卷进去。”


菲了高兴的说:“不会的,老师放心吧。”这时,她就像幼儿园里的小朋友,恭恭敬敬地向老师鞠了一恭。


老师又感慨的说:“好手笔,你真应该学文科。”老师突然问:“你不是本地人吧?”


菲了回答:“对,我是绍兴人。”


老师煞有介事的说:“难怪你诉状写得有水平,绍兴人。绍兴出师爷嘛!”他一边说,一边踱出教室。


这时,菲了已经顾不了许多,她已经忘记诉状中那些令人难堪的内容和那些令她恶心的语言,她一心想着为那个同事打赢这场官司。因为,她听到老师说“绍兴出师爷”,这是她第一次当“师爷”,而且是打一场当时绝少有人起诉的离婚官司。她期待着这场官司的开始和结局。


果然官司打赢了。


然而,菲了接下来又打了下一个官司。她和物理老师作为证人,证明写答辩状的人就是菲了本人,而不像对方无中生有地断定那个写答辩状的人是和被告“相好的男人”。


物理老师在法庭上理直气壮、一字一句,掷地有声地说:“我以我的人格作保证,写答辩状的人是我的学生,她的名字叫程菲了。我亲眼看到她在我的课堂上,替被告写答辩状。其中有几处笔误,是我亲自修改的。如有疑惑,可当庭书写,以便验明真伪。证明完毕!”


这场官司又以胜利而告终。回学校的路上,老师指着菲了说:“小丫头,闯祸可不小呀!”


菲了小声说:“人生不可多得的经验,挺担心,挺害怕,够刺激。不过,以后我再也不会这样了。请老师放心。”


几年之后,菲了不幸被同学们当年的话“一个未婚的女生帮别人打离婚官司,不吉利呀”所言中,并且连同那个老师一起都走上了相同之路。


一年后,我和菲了曾去看望老师,但为我们开门的不是师母,而是一个年轻漂亮的新人。


 


 

  评论这张
 
阅读(210)|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