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ellow swallow 绿野

既然无法因尘世的沧桑而淡漠。就让回忆时那满足的微笑,成为美丽的忧伤。

 
 
 

日志

 
 

周嫂——我的第一位老师  

2008-02-08 00:27:31|  分类: 人在旅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四 好人好梦

如果日子就这样平平静静的度过,人们会感到富足、满意,会感恩待得。因为经受过苦难的人们,会更加珍惜眼前这份宁静而美好的生活。尤其是周嫂她亲眼看到这个院子里的每一个人,在历次运动中几乎都经历了不同程度的考验和磨砺。所以,她更加感到满足,也更加感到自己是幸运的。

然而,她并不知道在每一次的社会动荡中,只要院子里的人哪怕他(她)们稍微张一张嘴,或者动一下他(她)们口中的舌头,周嫂就会落得比他们更加可怕的结局。但是他(她)们没有,他们每一个人对周嫂的过去,都守口如瓶,才使得周嫂在历次运动中平安度过。

因为周嫂的人缘好,心地善良。她是用心换取了人们的情意和爱护。

尤其是在文革中,院子里的人们对保护周嫂的态度好像更加坚定。

院子里最先被触及灵魂的是姓李的夫妻,他们是大学教师。丈夫教日文,妻子教中文,这两个专业是最容易被上纲上线的,也是最容易被人抓辫子、打棍子的。教日文有日本特务之嫌,教语文有小资产阶级浪漫情调、容易说错话做错事。所以他们夫妻首当其冲的被揭露出来。

接下来就是我母亲,因为她在单位太能干、太要强,“目中无人,自命不凡”,所以每天在单位的办公室门口,在颈子上挂一块牌子,上面写着“资产阶级臭知识分子,自高自大,……我向毛主席低头认罪”。就这样每天要向毛主席忏悔。

沈医生因为曾经在国民党中当医生,早在五十年代初就已被打成历史反革命,是一条落水狗,也是被打倒的对象。

最后一个是解放前的资本家,他虽然经过政府发起的公私合营,合作化,以及大跃进、人民公社等一系列运动的教育改造,几乎把家里的一切都毫无保留的交给了国家,大到房地契,小至老婆的耳环、戒指、项链。他们家可以说是在这个大院子里最寒酸的一家人。也被冠上“以喝人血、吃人肉而发家致富的资本家”,被革命群众批判斗争。

这个院子里的每一个人都在提心吊胆的生活。只有周嫂从从容容的帮助大家做家事。这一时期,全院子老老少少空前团结,等待群专一声令下:准备接受群众的批叛与斗争!

起初,这些“黑帮分子”在批斗会上战战兢兢,无不对自己的罪行感到深恶痛绝。每次被批斗后回到家里,他们茶不思饭不香。周嫂每每在他们被批斗之后,送上一碗热气腾腾的面条。

有一次,资本家夫妇批斗回来。周嫂端去两碗鸡蛋面,这夫妇两说什么都不肯吃,周嫂对他们说:“我周嫂的命,是你们大家保住的。这院子的人都是我的救命恩人,恩人遭了难我送碗面条不应该吗?”以后,挨批斗的人们不但事后都能吃上周嫂擀的面条,就是在批斗之前还能吃上周嫂包的饺子。周嫂说:“古人有讲究,上车饺子下车面。”其含义是:古时临行前要吃一碗饺子,壮胆量。因为饺子有一团硬梆梆的肉陷,那是壮胆量的。而下车面是意味着为远道而归的人洗尘。周嫂说,这规矩是她在山上学到的。大家在吃着周嫂的面条时,听到周嫂讲的典故,都暗暗地发笑。吃饱了,喝足了。挨斗的人们一个个拍着肚皮说:“斗过了,洗尘了,气也顺畅了。谢谢周嫂了。”周嫂高兴的说:“要不是文化大革命,我哪有机会报答你们啊!”

这就是我可爱、天真、质朴的周嫂,她的所作所为赢得了众人的心。

文化大革命在中国的大地上,足足搞了十年。但最后几年每一个人都表现出对大批判的不满和厌倦。

当正直的人们在了解到真相之后,不会长久的追随错误的决定,而执迷不悟,这是历史的经验。是的,文化大革命早该寿终正寝了。

文革结束后的第二年,我考取了本市一所大学。在班上我的年龄是最大的,是他们的大姐姐。母亲说我越来越成熟了,更像苓荫姨妈了(母亲早已不喊她周嫂,而直乎其名了)。我说:“当然,周嫂(我仍坚持对周嫂的称呼,我觉得周嫂永远是我的周嫂)是我的第一位老师嘛!”

一天,我正在教室看书,准备第二天的考试。同学告诉我传达室有人找。我急忙跑到传达室,只见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站在那里。他看到我就大声地问:“你就是某某小姐?”

我并不认识他,一脸茫然的问:“你找她有什么事吗?”我看到老人家,手忙脚乱的从上衣口袋里摸出一张已经发黄的旧照片。尽管照片已经发黄,尽管照片已经陈旧不堪,但我一眼就看出来,照片上的人是我的周嫂。

我恍然大悟,来不及多说,叫这个白发老人:“马上跟我回家。”

老人忙说:“别,别,我还有大队人马在宾馆等候我的消息。”我惊讶的问:“大队人马?你把人都带回来了?”

老人回答:“是,是。”

我想:“难不成那三十几口人,又打道回府了?”我镇静下来。

我对老人说:“这样吧,你先回宾馆,把宾馆的地址告诉我,我回去对周嫂说一下,听听她的意见。”老人一听,执意要我跟他一起去带大队人马。这时,我心里真是七上八下,没了主意。还好我也来个脑筋急转弯,先把他稳住再说。

我对老人说:“要让周嫂见你那三十个兄弟,她总要有一个准备才好。”

老人问:“谁的三十几个兄弟?”

我说:“你的。你不是说你带了大队人马来?”

“唉,我是说我带来我的家眷和孙男弟女。”他解释说。

关键时刻竟然还闹了一个令人啼笑皆非的笑话。

我带领这“大队人马”浩浩荡荡进了大院,院子里所有的人毫无思想准备,尤其是周嫂,她看到我身后一干人马红男绿女、老老少少,不知是何须人也?还未等她开口周老先生就已经张开双臂,跑上前去一把把她搂在怀里。他断断续续的说:“是你吗?……我的小女孩儿……我的小妇人……真的是你吗?我的生命……我的心肝儿……?”

这时,只听的周嫂说:“狠心的人……”。她一下子软瘫在他的臂膀中……。

 

                                                                                               终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