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ellow swallow 绿野

既然无法因尘世的沧桑而淡漠。就让回忆时那满足的微笑,成为美丽的忧伤。

 
 
 

日志

 
 

周嫂——我的第一位老师  

2008-02-05 12:25:19|  分类: 人在旅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一  我会唱舒伯特的《摇篮曲》

说来奇怪,听我母亲说,我小时候会叫的第一声,不是“爸爸”,也不是“妈妈”,而是“周嫂”,这的确与一般小孩子的表现不同。虽然它的真实性早已无从查实,但周嫂的确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记忆中的周嫂是一个身材适中,面目清秀而和善。尤其是在说话时,她的唇一闭一合让人感到格外倾心,她的声音也柔和得令人难忘。

周嫂同时给宅子里几户人家帮佣。在一个拥有三进院落三座大厅九间厢房的大院里,住着四户人家。只要谁家有人生孩子,要请人照顾产妇,谁家老人生病需要端茶送水。逢年过节,哪家需要帮厨,或者夫妻两下班看电影,家中孩子没人代,大都请周嫂帮忙。周嫂里里外外、粗活细活样样能干。所以周嫂一年四季,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帮完东家,帮西家,和宅子里的人熟识,谁也不拿她当外人。

虽说周嫂是一个佣人,但她的的确确也是一个美人。当然不是那种妖艳的美,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一种质朴的美。常听到母亲夸赞周嫂说:“周嫂做事和她人一样的干净漂亮。”

周嫂会发出会心的笑意,这时她的双唇格外诱人,我很小就欣赏这种含蓄的美。

母亲会继续称赞周嫂:“难得周嫂连笑都是那么得体、文静。”

偶尔周嫂也会说:“只要阮太看着满意就好。”这主仆之间的一问一答,也透出质朴、简洁又充满着和谐的善意来。

年幼的我常常这样想,她们怎么会一个是周嫂,一个是我妈?她们应该是姊妹才对,她们无论是从言行到举止,就连那一频一笑都一模一样。

小时候,虽然我很恋母,但只要有周嫂在,我就会安安静静坐在她的怀里或听她讲故事,或做“盘脚盘的小儿游戏”。周嫂最拿手的还是唱歌,那首我听的滚瓜烂熟的《摇篮曲》:“睡吧,睡吧,我亲爱的宝贝,妈妈的双手轻轻摇着你……”。

最初,当母亲第一次听到周嫂哼着这首歌时,我看到母亲瞪着大眼,张开大口,一副吃惊不小的样子。“周嫂,这支曲子你也会唱?”

周嫂慢声慢语地回答说:“过去,听邻居家的学生经常哼哼,时间久了,也就会了。至于这歌名倒是说不上来。”

母亲告诉她:“是舒伯特的《摇篮曲》。”只见周嫂点一点头,不作任何回应。

晚上,我独自趴在桌子上折纸船。听到母亲跟父亲说:“志浓,我看周嫂不是一般人,她哄囡囡睡觉竟然唱舒伯特的《摇篮曲》。”

父亲不以为然的说:“那又怎么样?”

母亲回答:“那是小布尔乔亚唱的歌。周嫂一个佣人怎么会唱呢?”

父亲反驳说:“那瞎子阿炳怎么会拉二胡呢?”

我看到母亲张口结舌,一时愣在那里不知说什么才好。我父母亲一旦发生争执,永远是母亲败下阵来。他们属于俗语形容的那种夫妻搭档,就是“穿着裤子放屁,永远奔两叉的手。”

因为他们的性格截然不同。父亲是山东汉子,在外生意应酬独当一面,回到家里油瓶倒了都不弯腰的人。妈一直说父亲是个粗人。幸亏母亲感情细腻而温顺,所以这个家庭才相安无事,平平安安。

有一天,父亲满面春风哼着小曲从外面进家来,估计是一桩生意谈成功了。因为父亲难得有这样的雅兴。母亲和周嫂在为我剪裁衣服,我一个人摆弄我的小玩意儿。

我听到父亲唱“……有多少的往事堪重了述……”。

母亲和周嫂听到后,同时笑了起来。没等母亲开口,周嫂笑着说:“看不出阮先生自己还会作词。”

母亲接着说:“乱弹琴。堪重述就是不能重述。你加一个了字做何解释?”

父亲为自己打圆场说:“唱歌嘛,又不是做文章。何必在意多一个字,少一个字呢?”又冲着母亲说:“你太叫真。这下搞的我一点情绪都没有了。”

“永远都是我的错。这种歌只能在家里唱唱,你到外面最好别唱,否则人家会讲,阮志浓是个无知大小子。”

我还听见母亲小声抱怨:“这么动听的歌,被他改的支离破碎。还要强词夺理。”

周嫂在一旁安慰母亲说:“阮先生在外打理生意,哪有心思唱歌?还不是哼着玩的。”

母亲笑着对周嫂说:“我看你呀,是个八级泥瓦匠,真会溜缝呢。”

周嫂回答道:“那也不能看着你们夫妻说双簧呀!按阮先生的脾气,他要不上房揭瓦才怪哪!”

母亲听到后直说:“你说的对,你说的有道理。”

我很少听到母亲这样心服口服的肺腑之言。周嫂在我家不仅帮佣,还帮助父母亲缓解家事。所以母亲舍不得她离开。多年来,周嫂一直呆在我家,偶尔也到其他人家临时帮忙。

五十年代初期,政府机关大兴举办周末舞会,母亲单位水利厅也不例外。(据说这是毛泽东提倡的)母亲有时带我们到“八一”礼堂参加舞会。在舞池里母亲就像一个皇后,熟练的舞步,优美的舞姿。几乎吸引着每一个人的眼球。这时候我就像一个骄傲的小公主。瞧,那个旋转着的美人是我的妈妈!

那些部队的官员们也在摇曳着他们肥硕的躯体迈着八字舞步,向前或向后移动着沉重的步伐,这使我想起了在南极生长的企鹅,一个个挺着自己充盈的大肚皮。而母亲娇小的身躯,轻盈的舞姿,美极了。

当父亲和母亲一起跳舞时,我就和周嫂在一起。听着那优美的音乐,我极其兴奋的在人群里窜行。周嫂害怕我被大人撞倒,抱着我。一只手揽着我的腰,另一只手举着我的手臂,身体随着舞曲轻柔的摇动。那舞姿一点也不亚于我母亲,我满足极了。我想,我要是有两个妈妈就更好了。

此刻,眼前浮现出母亲和周嫂当年的身影,我会很自然地联想到“袅娜的荷花”,这是散文大师朱自清先生在《荷塘月色》中对荷花的经典描绘。我的母亲和周嫂就像那“袅娜的荷花”,纯洁秀丽,妩媚动人。

舞会结束了,我们回到家里。我告诉母亲,她和爸爸跳舞的时候,我和周嫂也在跳舞。“周嫂跳得一点也不比你差哪!”我大声的对母亲说。

“好了,好了。我知道,你睡觉吧。”母亲嫌我声音太大,会干扰邻居们的休息。

                                                                                                                           (未完待续)

  评论这张
 
阅读(215)| 评论(2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