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ellow swallow 绿野

既然无法因尘世的沧桑而淡漠。就让回忆时那满足的微笑,成为美丽的忧伤。

 
 
 

日志

 
 

一封无法发送的信  

2008-02-26 20:19:51|  分类: 灵修生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礼拜天去教会是我唯一的外出交友的机会。一年来,我几乎封闭了自己。我不喜欢外出,不喜欢与人交往,甚至不喜欢阳光和白日。

我不喜欢阳光和白日,是因为阳光的照射太刺我的双眼,而白天发生的一切我又看得那么清晰真切,清晰得让人清醒,令人心痛。

我渐渐的喜欢黑暗,喜欢在夜里一个人漫步街头。我的思绪在自由的王国里畅游,我会回忆我生活中曾经的亮点,它们曾是我的杰作,我为它们骄傲过。这时我会微笑,我会告诉自己坚强的活着比什么都好。

我也会回忆那些苦涩的年代,带给我的伤痛。这些伤痛曾经深深地伤害了我,令我刻骨铭心。这时我也会含着热泪微笑。庆幸一切都过去了,成了过眼烟云。虽然它们的味道不甘美,是苦涩的。但是它们丰富了我的人生阅历。我同样要感谢生活给我带来的磨难,因为只有经历生活磨难的人,才能真正感受到生活的甘甜。

这丰富的生活带给我丰富的人生,填充了我的情感空白,替代我的惆怅。

我感谢母亲带给我生命,我感谢生活的磨砺让swallow就是swallow,让swallow展开双翼在夜空中翱翔。她是自由的、自我的、高傲的、矜持的。她不媚俗,不阿谀。

 

深夜,回到家中。我房间的窗帘始终关闭着。房间里黑得伸手不见五指。

我摸索着走进客厅,打开只有1W的墙灯。先生在世时,我把它称作“鬼火”。它整夜的开着,是为了晚间家人们起夜而安装的。坐在昏暗的大厅里,审视着眼前的一切:偌大的空荡的房间、昏暗的灯光、沉寂的桌椅、沙发、花瓶中毫无生机的花饰,它们实实在在的告诉我,这才是生活中的现实。让人感到死一般的沉寂,及死亡的临近。

但我在临近的死亡中,会感到对生的渴望。我怕死是因为我心里还有对爱子的牵挂,我放心不下他。所以,我还要坚强的活着。虽然活着对我来说是痛苦的,乃至艰难的。

一个孤寂的人打发时光也很难耐。幸好有耶和华、有电脑,这就足够了。

耶和华解决了我的精神匮乏。因为“耶和华施行公义,为一切受屈的人伸冤。”、“耶和华有怜悯,有恩典,不轻易发怒,且有丰盛的慈爱。他不长久责备,也不永远怀怒。”,“父亲怎样怜恤他的儿女,耶和华也怎样怜恤敬畏他的人。”,“因为他知道我们的本体,思念我们不过是尘土。”耶和华像父亲一样这样体恤我们,顾念我们,令我深受感动。我愿意遵循他的诫命,谨守他的律法、律例。因为他的律法、诫命,本乎于爱的。这样的爱给了我们,拨动了我们的心弦,让爱世世代代传递给我们的子子孙孙。我们就永不会有孤寂与恐惧。

的确,爱的付出和被爱的感觉同样是需要的,是幸福的。

我感谢耶和华神带给我充满喜乐的爱、生活的信心和对幸福的感受。感谢天父耶和华,当我在窘境中你展开你的双臂,伸出你的双手拥抱了我。

人在窘困中,只要有人能对他表示些许,哪怕是最为不足道的安慰,一句话,一个眼神,一双温暖的手都会令人感恩终生。感谢天父让我遇到了你,认识了你。你是荒漠的甘泉,是久旱的甘霖。在我绝望痛苦的时刻,你来到我的身边,为我擦干泪水。我知道,我们不过是微不足道的尘土,你顾念我的软弱和无知,才格外的怜爱我。再一次感谢神,我的天父。感恩的话语不知如何向你倾诉,就让我把感恩之情托春风带给你,让飞鸟捎给你。“谢谢你,天父。”

 

电脑是我的玩具,我的好伙伴。它给我解闷儿,开阔了我的视野。我通过移动鼠标和敲击电脑的键盘,激扬文字,抒发我的和非我的情感。它使我找到了我四十年前的邻家的小弟,也可以说是我当年的“粉丝”,这真是一个奇迹。这使我内心有了些许的安慰,起码几十年来,还有人挂念着我,看来我做人还没有失败到无人念及的程度。

另一个神迹是:一天我在网上闲逛,一个偶然的机会,在电脑上看到D.Q信息。有学生们对他铺天盖地的赞扬,也有D.Q的学术论文和专著,洋洋洒洒的赞美文字,令人赞叹、羡慕。doctor们做到这个程度,是难能可贵了。虽然本人也是教师,可一生碌碌无为,无所建树,让人汗颜。

对于physics学科,我好像有一种本能的抵制。从初中二年级有physics课开始,我就讨厌这门功课,更讨厌那个年轻的嬉皮笑脸的男教员。他讲授的阿基米德定律、牛顿定律,我更是一窍不通。记得他讲物体自由下落,随手将粉笔拿起,又送松开手,于是粉笔从老师的手中落下来。我举手说,这不是“自由下落”,明明是老师把粉笔举起来,又松开手才产生的现象。怎么会是“自由下落”呢?

我的确不是有意捣蛋,而是当时初学physics的一种莫名其妙的思维方式。我想,那时如果老师能循序渐进的开导,我会学好这门功课。可是他没有这样做,以为我是在捣蛋,在给他难堪。

还有一次,他讲到力的合成和分解。我想既然合成了,干嘛还要分解?他举例说,生活中有很多诸如此类的现象存在。例如,骑自行车需要力的平衡。我说,我九岁时就会骑自行车,还是掏螃蟹式的。那时我根本不懂力的平衡。老师气得用教鞭戳我的头,说我是“榆木脑袋,不敲不响”。我告诉他:“敲得我很痛。”他还在敲。我于是当着老师的面,把physics书中关于力的章节,撕下来。这是我在课堂上最恶劣的表现,现在想来,那时的我是极幼稚的、天真的,但却又是叛逆的,毫无顾及的。处在矛盾无助的我,因此付出了沉痛的代价。

最终,实现了英语里一则笑话中所说的“father mother敬禀折,儿在school读book,别的功课都good,只有physics不及格。”

直到毕业,我的physics从来没有及格过。大部分是五十几分,有几次是59.8分。但是也正是因为如此,我的其他学科可以说在班上是出类拔萃的,令其他同学羡慕的。这给我挽回了不少面子。

我没有机会告诉老师最初我是无意的,那些幼稚的、无知的想法是真实的,不是恶意的。我也没有机会请求得到老师的谅解,这是我心中的懊悔。

噢,事情过去那么久远了,我还记忆犹新,不能释怀。真是对不住您,老师。我不是个坏女孩。那个当年的女孩,现在也是一个老师,一个老者,您可能更老了,她对您说一声“对不起。”您能原谅她吗?

在physics课上受到的伤害让我不寒而栗,至今历历在目。然而时间可以医治任何创伤,抚平了伤痕,存留的是一颗宽容的心。

我没有想到在电脑上搜索到的D.Q也教授physics。在几天后的圣诞节聚会上,教会好多的兄弟姊妹济济一堂,而D.Q就坐在我身旁。

当他把写有伊妹儿地址和姓名的字条递给我时,我简直惊呆了,天底下竟然有这样的巧合。

我把它看成是神的引领。因为是在圣诞夜,又因为是在主耶稣 神的聚会上。

在饭桌上,我们边吃边聊犹如老相识一般,其实只是在几分钟之前,我们才刚刚相识,我就率直的告诉D.Q我的physics成绩很差。我几乎想把学生时代的那些荒唐的故事立马讲给D.Q听,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也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对一个陌生人,竟然有如此强烈地倾吐欲望,我想我当时一定是昏头了。

但是,经过冷静的思索后,我发现倾诉是最好的释放,是最佳的解决问题的方法,虽然此doctor非彼doctor。但physics作为事件的主线和桥梁,让我把几十年来心中的压抑释放了,我如释重负。

在这里,要感谢神的引领,因为神知道我最想要什么。

这封没有发出的信,已经接近尾声了,让我用耶和华的话“最要紧的是彼此切实相爱,因为爱能遮掩许多的罪。你们要互相款待,不发怨言。各人要照所得的恩赐彼此服侍,作神百般恩赐的好管家。”(摘自圣经《彼得前书》)让我们用耶和华的话语,来浸润我们大家吧。

 

                                                           Yellow swallow

 

                                                          2008年2月24日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19)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