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Yellow swallow 绿野

既然无法因尘世的沧桑而淡漠。就让回忆时那满足的微笑,成为美丽的忧伤。

 
 
 

日志

 
 

上海之行(一)  

2007-12-02 22:51:10|  分类: 情感日志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几年前去上海,住在舅舅家。在复兴西路一座公寓的三楼上。

        清晨,远处传来上海女人那嗲嗲的又带着些许沙哑的声音,虽然她惊醒了我的好梦,但决不是噪音。那种声音带给我的是耳边麻麻酥酥的感觉。那叫一个动听!

       在上海的大街上闲荡,给我的印象是高耸的大厦,马路上来来往往的俊男靓女,穿着得体大方,可谓一个字,雅!

      我没有看到解放前大上海十里洋场的喧嚣,也没看到三年自然灾害给上海带来的市场萧条。我只是一个偶然的过客。但我看到了十年动乱中大上海的一域。用现在的观点看来,绝对晕倒。

       一出上海火车站,红色巨副标语铺天盖地,其中最令人心惊肉跳的是一幅“红色恐怖万岁”的大字标语。这种提法既新奇又可怕,令人不可思议。它让我想到国民党的白色恐怖年代,人人自危,不敢乱说乱动,惟恐一不留神被专政。

       那时,在上海的大街小巷经常会看到戴高帽子游街的“牛鬼蛇神”。最令我刻骨铭心的是我看到一个被剃了阴阳头的小女孩,满脸稚气大概只有十二三岁的样子,被几个女生看押着,从一所中学的女厕所里出来。那几个女生挺胸昂头气势傲慢,不可一世的样子。据说是在批斗小女生的母亲时,小女孩维护了自己的妈妈而变成了现在的模样。我的心一阵悲凉,当真“红色恐怖万岁”?小女孩的身影永久的烙在我的心里,我至今惦念着她。

       当时,我借着串联的机会来到上海,还有另外一个目的,那就是探听一下在上海的舅舅是否也被红色恐怖专政起来。我来到舅舅所在的大学看到他的大字报,他的罪行可谓触目惊心,在当时也够打倒几次了。可是我根本就不相信!因为,我从小在外婆家里长大,亲眼看到他在这个家里怎样孝敬外婆,怎样供养自己的弟妹们,使他们从小学直到大学毕业。至今小姨、小舅舅对大舅舅的供养之恩没齿难忘。我也知道大舅舅怎样从一个文工团员通过勤奋努力,成为当今的大学老师。我还一直以他为榜样。如今我的榜样被人批判得体无完肤。即便如此,榜样的力量也不会在我心中轰然摊塌。只是我心中又多了一份惦念,是对我大舅舅的一份惦念。

       噢,我又想起那个被剃了阴阳头的小女孩,你是勇敢的化身!你是文革中的秋瑾!

       在这所艺术院校,我看到俊男靓女们批斗走资派、反动学术权威。同样是俊男和靓女,却是震耳欲聋声嘶力竭的声讨和无休止的批斗。真搞不懂这恐怖的声音是如何从她们秀美的口中发出来?真的,人生的舞台不需要斯坦尼斯拉夫斯基,每个人都会表现得淋漓尽致。

       上海是大批判的海洋。群情激昂,人声鼎沸。上海是疯狂的年轻人的上海。

       记得有一首歌,把中华民族比做“睡狮”。其中一句歌词:“这睡狮已渐已醒......”。

       如果把不同时期的上海也用一种动物来表述的话,我想,文革时期的上海犹如一匹狼。他咆哮、吞啮、让人惧怕,受到伤害。

       八十年代初,我工作调动到南京,多次到上海探亲访友。我上海的亲朋好友中老知青们有的考取了业余大学、有的成为炒股大军的一员干将,当年的小孩子也考取了大学。好象每一个人都找到了适合自己的位置,并且认真的工作着,静下心来思索着。如果说三十年代的上海女人是一种艳丽的美。那么,眼下的上海女人是一种健康的美丽。在她们身上我看到了温温而雅、落落大方的高贵气质。 我站在舅舅家的阳台上,看着匆匆过往的行人,品味着上海女人的美丽,养眼又养心。突然间,产生要学做上海女人的欲望。

       处在这一时期的上海我喻它为蜜蜂,像一只辛勤而又匆忙的蜜蜂。

      

  评论这张
 
阅读(117)| 评论(7)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